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成功案例 >> 案例回顧 >> 刑事案件
刑事案件
如何區分貪污罪與私分國有資產罪?
時間:2013-05-16來源:云南省高院瀏覽次數:2297
提要:貪污罪與私分國有資產罪在立案標準和法定刑上相差很大,貪污罪的立案標準要大大低于私分國有資產罪,而法定刑又重于私分國有資產罪。如何正確區分貪污罪和私分國有資產罪,一直困擾著司法實踐。從主觀方面看,私分國有資產罪是代表單位的整體意志,而在共同貪污案件中,卻是個人犯意的結合。  

[案情]  

20084月至2012年,被告人杜某、顧某、馮某在廣南縣某某鄉農業綜合服務中心工作期間,伙同他人利用職務之便,以偽造花名冊、虛列支出等方式,套取上級劃撥專項惠農資金共計1069570.80元存入單位小金庫,并將其中的288707元以單位名義集體私分。其中,杜某分得79969元、馮某分得81469元、顧某分得32300元。同時以賣種子獲利不入賬的方式私分種子銷售利潤款共計155079元,其中,杜某分得40800元、馮某分得40800元、顧某分得26500元。案發后,被告人杜某、馮某、顧某分別上繳贓款120769元、122269元、58800元于廣南縣人民檢察院。 2013411日 ,被告人杜某主動到案,并如實交代犯罪事實。同月13日,被告人馮某、顧某主動到案,并如實交代犯罪事實。  

[審判]  

廣南縣人民法院審理后認為,被告人杜某、馮某、顧某身為廣南縣某某鄉農技站工作人員,違反國家規定,伙同他人虛造花名冊、虛列支出等方式套取上級劃撥專項惠農資金及單位種子銷售利潤共443786元。后通過開會的形式,以站上名義私分后占為己有,其中被告人杜某分得120769元、馮某分得122269元、顧某分得58800元,數額較大。三被告人的行為已構成私分國有資產罪。公訴機關指控三被告人犯貪污罪的罪名不成立。本案中,被告人杜某、馮某、顧某主動到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實,屬自首,可以減輕處罰;被告人杜某、馮某、顧某雖實施了虛造花名冊等行為,但其是在站長吳某(另案處理)的授意下實施,故被告人杜某、馮某、顧某屬從犯,可以減輕處罰。同時三被告人在庭審中認罪態度較好,且已將其所分得贓款全部上交,有悔罪表現,可對其酌情從輕處罰。三被告人及其辯護人提出的辯護意見部分有理,采納有理部分。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相關條文規定,以私分國有資產罪分別判處杜某、馮某拘役六個月,緩刑一年并處罰金10000元,判處顧某拘役四個月,緩刑六個月并處罰金5000元。對被告人杜某、馮某、顧某上繳于廣南縣人民檢察院的贓款人民幣301838.00元(杜某上繳120769.00元、馮某上繳122269.00元、顧某上繳58800.00元)予以沒收,上繳國庫。  

[評析]  

 1、私分國有資產罪是從貪污罪中分離出來的一個獨立罪名,與共同貪污行為之間存在很多類似之處,在實踐中有時很難區分。私分國有資產罪,通常存在一個對非法行為進行合法化的過程,這個過程往往是以領導批準、集體表決、會議紀要的方式來提高工資、福利、待遇。而行為人截留資金,放入單位之外的小金庫,在單位的賬面沒有反映,分贓是秘密進行,則構在貪污罪。本案中被告人杜某、馮某、顧某身為廣南縣某某鄉農技站工作人員,違反國家規定,伙同他人虛造花名冊、虛列支出等方式套取上級劃撥專項惠農資金及單位種子銷售利潤共443786元。后通過開會的形式,以站上名義私分,數額較大。三被告人的行為構成私分國有資產罪。  

2、集體私分給個人,是以單位名義將國有資產分配給本單位全體職工或絕大多數職工。不能機械地認為集體就是一個單位中的全體成員,集體是一個相對的概念,是針對于個人而言的,一部分人也可以成為一個大集體中的小集體。從私分國有資產罪的客觀要件看,私分國有資產罪是以單位名義將國有資產集體私分給個人的行為。私分國有資產罪是指國家機關、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人民團體違反國家規定,將應上交國家的罰沒財物或者其他國有資產以單位名義集體私分給個人,數額較大的行為。貪污罪是指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侵吞、盜竊、騙取或者以其他手段非法侵占公共財物的行為。一般而言,凡是國有單位的負責人員利用職權,擅自將公款公物分給各負責人員和有關業務人員,而不是按一定的方案分給單位人員的,都應按貪污罪的共同犯罪定罪處罰;凡是利用職權或單位決策機構集體研究決定,以單位名義將國有資產按一定的方案分給單位人員,應按私分國有資產罪定罪處罰。本案各被告人的主觀動機是將國有資產私分給大家,而不是單純中飽私囊,因此,應按私分國有資產罪追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或其他直接責任人員的刑事責任。   

3、由于私分國有資產罪與貪污罪在立案標準、法定刑上相差很多,貪污罪的立案標準要大大低于私分國有資產罪,而法定刑又重于私分國有資產罪。如何定罪要根據客觀行為表現結合犯罪分子的主觀心理狀態嚴格加以細究。從客觀行為來分析,如果在私分之前,由有決定權的主管人員或其他直接責任人員根據參與私分人員的級別、工齡、行政職級、業務等級、工作貢獻等名義制定出不同檔次,全體私分人員都是按照此計算方法計算出具體數額,即使拿最高檔次的人與拿最低檔次的人之間數額相差懸殊,也應以私分國有資產罪來認定。從這種行為的客觀表現來分析其主觀心理狀態,是將國有資產集體私分,而不是分給自己或某幾個人,至于制定的私分政策是否合理不予考慮。因為這種行為反映的是單位整體意志,符合以單位名義集體私分的特征。反之,如果私分前沒有制定統一的標準,也未經單位集體研究決定,而是由主管人員或直接責任人員一手操縱,將國有資產私分時,主管人員或直接責任人的數額與其他職工數額懸殊巨大,其他職工也并不明知此種情況;或者是對其他職工的私分制定了標準,而主管人員或直接責任人在標準之外,又私分了數額較大的國有資產或公共財產的,可以推定主管人員或直接責任人是以私分的形式來掩蓋其個人利用職務之便,侵吞、占有國有資產的目的,其主觀故意和客觀表現都符合貪污罪的構成特征,應認定為貪污罪,應以貪污罪追究各人的刑事責任。   

 4、私分國有資產罪與貪污罪有以下幾點區別:第一,犯罪主體不同。私分國有資產罪的犯罪主體是國家機關、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人民團體,屬于單位犯罪;貪污罪的主體是國家工作人員,以及受國家機關、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人民團體委托管理、經營國有財產的人員,他們雖然不一定有權支配財物,但一般都能接觸財物。第二,犯罪對象不同,私分國有財產罪的犯罪對象是國有資產或者應當上繳國家的罰沒財物;貪污罪的犯罪對象是公共財物,范圍更為廣泛。第三,犯罪的客觀表現不同,私分國有資產罪是將國有資產或者應當上繳國家的罰沒財物以單位名義集體私分給個人,有一定公開性;貪污罪是行為人利用職務上的便利,侵吞、盜取、騙取或者以其他手段非法占有公共財物,一般具有秘密性、隱蔽性的特征。第四,犯罪目的不同,私分國有資產罪中,行為人雖然也分得了財物,但他的目的是私分給大家,自己得到的只是一部分;貪污罪中,行為人的目的是自己非法占有公共財物。第六,受刑法處罰的人的范圍不同,在私分國有資產罪中,只有少數策劃、決定私分的責任人員才構成犯罪,其他分得財物的人員并不構成犯罪;在貪污罪中,得到財產的人就是貪污行為人,一旦達到數額標準或具有較重情節,就要被追究刑事責任。  

哪个app可以买LOL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