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事故糾紛
交通事故同等責任維權
時間:2013-05-16來源:本站原創瀏覽次數:3312

原告李雄,男,漢族,1945年7月15日生。

原告李艷,女,漢族,1977年1月20日生。

原告李煥仙,女,漢族,1965年4月12日生。

委托代理人張家光、殷飛,云南萬成律師事務所律師。特別授權代理。

被告楊文濤,男,漢族,1987年9月7日生。

委托代理人羅潔,女,漢族,1989年10月23日生。系被告楊文濤妻子。特別授權代理。

委托代理人黃原,云南祥宇律師事務所律師。特別授權代理。

原告李雄、李艷、李煥仙訴被告楊文濤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一案,本院于2013年7月2日受理后,依法由審判員普熙獨任審判,適用簡易程序于2013年8月19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李艷以及原告李雄、李艷、李煥仙的委托代理人張家光、殷飛被告楊文濤及其委托代理人羅潔、黃原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李雄、李艷、李煥仙訴稱:2013 年3月24日11時10分許,楊文濤駕駛云a002av號“朗逸”牌小型轎車(該車未依照國家法律的規定購買交強險)沿環湖東路由北向南行駛至環湖東路下可樂村路段時,恰遇行人顧文翠由西向東橫過環湖東路機動車道,楊文濤發現情況后制動避讓不及,所駕車車頭前部與顧文翠身體相碰撞,導致顧文翠受傷(經法醫鑒定:傷情為重傷),后顧文翠在醫院救治過程中于2013年4月15日死亡。在此次事故中,確定楊文濤、顧文翠分別承擔此事故的同等責任。因與被告無法達成協商意見,特向法院起訴:一、判令被告賠償原告各項人身損害共計232658.4元;二、判令被告方承擔本案的訴訟費用。

被告楊文濤辯稱:一、對顧文翠的去世我表示真誠歉意,事故的發生及結果的出現已經發生,事故的發生及結果的出現都是我們不愿看到的,但對已經發生的事實希望對方家屬能夠充分的理解與諒解,希望在合理的范圍內減免我方委托人的賠償責任。二、此次交通事故造成的后果經鑒定認定為顧文翠傷情為重傷。該交通事故對顧文翠的死亡僅僅系誘因,與交通事故無直接因果關系,真正死因由于原告拒絕尸檢,死因無法查明。也正是由于原告方拒絕尸檢的行為現顧文翠的死因已無法查明,其在治療過程中或許是其他原因導致顧文翠死亡。且本案并無其他證據證實其死亡原因同交通事故存在直接因果關系。由此,人民法院不應直接認定顧文翠的死因系交通事故所造成;按照國內其他判例或貴院酌情認定,我方確定承擔部分責任(15%)。其中廣西(騰縣法院)已判處了相同判例,被告只承擔15%責任。三、原告方并無證據顯示顧文翠死亡系我方侵權行為導致其直接的死亡結果。l、本案如果判罰了死亡賠償金,按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精神撫慰金相關司法解釋,死亡賠償金是精神撫慰金的一種,如被告再支付精神撫慰金,是無法律依據且屬重復賠償,是不應重復計算的。2、我方為此次交通事故已經支付了全部各項費用共計106906.8元。懇請人民法院在最終處理意見中予以扣除。四、原告方所主張的各賠償費用計算不符合法律規定。1、死亡賠償金,原告方沒有提出任何證據證明死者系城鎮居民,原告方提出的自以為是失地農民就應當按照城鎮居民計算是無法律依據的。據現有證據表明,死者在合法登記載體上所登記的信息為糧農,應當以農業戶口計算死亡賠償費用。2、本案當中,護理費、交通費、營養費、住院期間伙食補助費已經一并在本案審理之前支付過。不應當在本案中重復計算,重復賠償。五、根據《道路交通事故處理規范》第48條以及尸體檢驗應當按照《道路交通事故尸體檢驗規范的標準》,在尸體死因存疑的情況下應當由事故處理方及交警大隊對尸體進行司法檢驗,查明死因后依法作出事故認定,且被告在得知死亡信息時已經向呈貢區交通警察大隊申請查明死因,但原告方拒絕尸檢查明;本案也正因原告的單方原因擅自處理死者尸體,導致現在死因無法查明。所以從現有事實和證據來看,不應將已認定的事故重傷責任擴大至死亡的責任并歸結為被告方來承擔。

原告李雄、李艷、李煥仙針對其訴訟請求向本院提交如下證據:

一、身份證、戶籍證明,欲證明李雄、李艷、李煥仙作為本案原告主體適格,顧文翠為城鎮居民戶口。

二、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昆公呈交【2013】第00024號,欲證明2013年3月24日這起交通事故發生的經過、原因,顧文翠受傷后經治療無效死亡的事實。確定楊文濤、顧文翠分別承擔同等責任。

三、病歷資料、醫療費票據,欲證明顧文翠因交通事故受傷入住昆明骨科醫院,共住院22天,病情診斷結果為:1、顱底骨折:左額葉顱內血腫;2、骨盆閉合性多發性粉碎性骨折:左坐骨下支骨折,恥骨聯合分離;3、腦雙側額葉挫裂傷,血腫形成,腦水腫;枕骨線性骨折,廣發性頭皮血腫。

四、陪護費收據、復印費、護理所產生的雜費,欲證明顧文翠因交通事故受傷住院期間產生陪護費;護理所需物品費用、復印費。

五、鑒定報告、交通事故尸體檢驗報告、昆明骨科醫院病故通知四聯單,欲證明顧文翠因交通事故經鑒定為重傷。死亡原因鑒定系交通事故致顱腦損傷后在治療過程中死亡。

被告楊文濤質證認為:一、身份證無異議,顧文翠戶籍已經證明是農業戶口,不應該以城鎮戶口計算。二、《認定書》第一頁倒數第二行,已經載明是重傷,而不是原告所說的死亡,第二頁正數第二行,原告不同意解剖,死亡原因無法查明,直接因果關系不成立。第六頁住院病案首頁,自然人信息中提到傷者是農民。第七頁住院證,當中的年齡和原告陳述事實相違背,年齡為70歲,原告的訴訟為67歲。入院記錄證明死者年齡70歲。診斷結論是客觀鑒定為重傷的傷情,從醫學來看不是死亡原因,骨折不是死亡原因。ct報告單兩份無異議,陪護證明營養證無異議,并且被告已經墊付。醫療費票據催款通知無異議,被告同樣予以墊付,請在我方賠償范圍內予以扣減。三、陪護費收據2340元對其真實性無異議,但費用支付,該陪護費是被告和陪護站簽訂協議,并且已經支付2000元陪護費。其他收款收據三性均無異議,但其中幾份收據中的復印費,作為案件審理不是被告賠付的范圍和合法項目,懇請法庭核實排除。四、本案事發之后顧文翠是重傷不是死亡,同時報告中年齡和其他證據相互矛盾,對于結論我方認可,并且本案處理也應該以事發后的鑒定書判定。尸檢報告中,已經記載顧文翠死亡原因,創傷性出血可能是手術中的,心肌梗死多器官衰竭,鑒于傷者年齡,也有其他原因導致死亡,不應該由被告承擔死亡的賠償責任,由于原告原因導致無法查明死亡原因,該責任應當由原告自己承擔。四聯單只是復印件,沒有其他證據印證,不認可。兩份證明真實性無異議,但是不知道原告對這個證據的證明目的。

被告楊文濤針對其答辯意見向本院提交如下證據:

一、醫療票據10張,欲證明被告楊文濤為死者支出的費用共計45361.8元。

二、票據,欲證明被告楊文濤在交通事故發生為原告所支出的部分費用急救費用、押金等共計595元,楊文濤為其駕駛車輛支付施救費100元、停車費600元、痕跡鑒定費1000元、技術狀況檢驗鑒定費950元、楊文濤體內酒精檢測費400元、尸體檢驗、傷情檢驗費900元。

三、收條,欲證明被告楊文濤為死者顧文翠所墊付的喪葬費等費用共計55000元。

四、協議書,欲證明被告楊文濤承擔了死者生前所需護理費用,支付護理費2000元。

以上所有費用為106906.8元。

五、車輛痕跡鑒定意見書,欲證明該事故發生時車輛的性能情況。

六、交通事故檢驗、鑒定書,欲證明事故發生后死者的傷情為重傷。

原告李雄、李艷、李煥仙質證認為:對證據一醫療費票據真實性無異議,押金單可以退賠,針對另外票據,車輛技術狀況鑒定費用施救停車三項費用是單純車輛財損問題,不能并案處理,尸檢傷情沒有異議,車輛的費用均不是本案審理范圍。證據三、四收條中是單向性的協議,是專門支付喪葬費,是在交警隊達成的,不是私下達成的,交警隊也有所記錄,所以我們沒有主張喪葬費,陪護協議沒有異議,證據五車輛痕跡鑒定沒有異議但是沒有關聯性,證據六鑒定都是認可但不認可關聯性,認定書和我們一致也沒有異議。

本院認為:原告提交的證據一至三均真實、合法,與本案關聯,本院予以采信,證據四中的陪護費收據真實、合法,與本案關聯,本院予以采信,但是復印費、其他費用收據不能證實與本案關聯,本院不予采信,被告提交的證據一、四、五真實、合法,與本案關聯,本院予以采信,證據二中的停車費、痕跡鑒定費、技術狀況檢驗鑒定費、楊文濤體內酒精檢測費、尸體檢驗、傷情檢驗費的相關票據真實、合法,但與本案無關聯,本院不予采信,該組證據中的其他證據均真實、合法,與本案關聯,本院予以采信,證據三原、被告雙方均予以認可,但與原告的訴訟無關聯,原、被告均向本院提交的交通事故檢驗、鑒定書真實、合法,與本案關聯,本院予以采信。

歸納原、被告雙方的訴辯主張及舉證、質證的情況,本院確認以下法律事實:2013年3月24日11時10分許,楊文濤駕駛云a002av號“朗逸”牌小型轎車沿環湖東路由北向南行駛至環湖東路下可樂村路段時,恰遇行人顧文翠由西向東橫過環湖東路機動車道,楊文濤發現情況后制動避讓不及,所駕車車頭前部與顧文翠身體相碰撞,導致顧文翠受傷(經法醫鑒定:傷情為重傷),后顧文翠在醫院救治過程中于2013年4月15日死亡。顧文翠出生于1945年7月7日。李雄系顧文翠的丈夫,李艷、李煥仙系顧文翠的女兒。

事故發生后顧文翠在昆明骨科醫院住院治療,于2013年4月15日死亡,醫療費用共計52166元(其中45362元由被告楊文濤墊付,6804元由原告李艷墊付),顧文翠的護理費為4665元(其中原告支付2665元,被告楊文濤墊付2000元),楊文濤駕駛云a002av號車在事故發生時未投保交強險。

本院認為:本案爭議的焦點有:一、受害人顧文翠死亡的民事賠償責任應當如何承擔;二、顧文翠的死亡的各項損失應當如何計算。針對焦點一,楊文濤駕駛車輛車頭與顧文翠身體相碰撞,導致其顱底骨折,左額葉顱內血腫,骨盆閉合性多發性粉碎性骨折,全身多處軟組織挫傷,該傷情達到重傷,并且依據正常人的社會生活經驗判斷,本案被告楊文濤作為侵權行為人應當預見到該行為可能導致嚴重后果,楊文濤的行為在通常情況下也增加了該損害后果發生的可能性,原告向本院提交的鑒定報告、交通事故尸體檢驗報告、載明顧文翠因交通事故經鑒定為重傷,死亡原因鑒定系交通事故致顱腦損傷后在治療過程中死亡,已達到“高度蓋然性”的證明標準,楊文濤的行為與顧文翠的死亡具有相當因果關系。至于廣西騰縣法院的案例與本案在事實方面有諸多差異,并且我國并非判例法國家,對于被告的抗辯意見,本院不予采納。具體責任的承擔,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規定:“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傷亡、財產損失的,由保險公司在機動車第三者責任強制保險責任限額范圍內予以賠償;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規定承擔賠償責任:(二)機動車與非機動車駕駛人、行人之間發生交通事故,非機動車駕駛人、行人沒有過錯的,由機動車一方承擔賠償責任;有證據證明非機動車駕駛人、行人有過錯的,根據過錯程度適當減輕機動車一方的賠償責任;機動車一方沒有過錯的,承擔不超過百分之十的賠償責任。……”《云南省道路交通安全條例第六十九條規定:“機動車與非機動車駕駛人、行人之間發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傷亡、財產損失超過強制保險責任限額的部分,機動車一方負有交通事故責任的,由其按照下列規定承擔賠償責任:(一)負全部責任的,承擔100%;(二)負主要責任的,承擔80%;(三)負同等責任的,承擔60%;(四)負次要責任的,承擔40%。機動車一方無交通事故責任的,承擔不超過10%的責任。非機動車駕駛人、行人與處于靜止狀態的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機動車一方無交通事故責任的不承擔賠償責任。”結合交通事故認定意見楊文濤、顧文翠承擔本次事故同等責任,楊文濤駕駛車輛在事故發生時脫保,其首先應當在其應投保的交強險限額內承擔足額的賠償責任(120000元),超出限額部分的損失,事故雙方按責任比例分擔,由機動車一方楊文濤承擔60%的賠償責任。針對焦點二,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人身損害賠償解釋》)第十七條第三款規定:“受害人死亡的,賠償義務人除應當根據搶救治療情況賠償本條第一款規定的相關費用外,還應當賠償喪葬費、被扶養人生活費、死亡補償費以及受害人親屬辦理喪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費、住宿費和誤工損失等其他合理費用。”第二十九條規定:“死亡賠償金按照受訴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標準,按二十年計算。但六十周歲以上的,年齡每增加一歲減少一年;七十五周歲以上的,按五年計算。”受害人系失地農民,可視為城鎮戶口,死亡時有67歲,死亡賠償金計算為273975元(21075元/年×13年=273975元)。至于陪護費,原告方支付2340元,楊文濤支付2000元,均有相關證據予以證實,本院予以確認,至于原告主張的家人陪護費2860元,本院不予采納。根據《人身損害賠償解釋》第二十四條規定:“營養費根據受害人傷殘情況參照醫療機構意見確定。”第二十三條規定:“住院伙食補助費可以參照當地國家機關一般工作人員的出差伙食補助標準予以確定。受害人確有必要到外地治療,因客觀原因不能住院,受害人本人及其陪護人員實際發生的住宿費和伙食費,其合理部分應予賠償。”原告訴訟的營養費、住院伙食補助費、交通費符合法律的規定,本院予以確認,至于原告訴訟的精神撫慰金,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確定民事侵權精神損害賠償責任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條的規定,本院綜合考慮事故發生的緣由、經過、原告對于自身受到損失的過錯程度,對該訴訟請求本院不予支持。

被告楊文濤支付的停車費600元、痕跡鑒定費1000元、技術狀況檢驗鑒定費950元、楊文濤體內酒精檢測費400元、尸體檢驗、傷情檢驗費900元,其中停車費屬于車輛扣押后產生的保管費,車輛痕跡檢驗費、技術檢驗費、酒精檢測費、尸體檢驗、傷情檢驗費屬于行政機關檢驗檢測、技術鑒定產生的費用,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強制法第二十五條第三款規定:“對物品需要進行檢測、檢驗、檢疫或者技術鑒定的,查封、扣押的期間不包括檢測、檢驗、檢疫或者技術鑒定的期間。檢測、檢驗、檢疫或者技術鑒定的期間應當明確,并書面告知當事人。檢測、檢驗、檢疫或者技術鑒定的費用由行政機關承擔。”第二十六條第三款規定:“因查封、扣押發生的保管費用由行政機關承擔。”以上費用不屬于本次交通事故所造成的損失,亦不應作為被告已經承擔的損失進行抵扣。而楊文濤抗辯予以抵扣的其為顧文翠支付的喪葬費55000元,因原告并未訴訟主張喪葬費,被告也未提出反訴,該費用在本案中不予評判。

綜上所述,原告本次交通事故的各賠償項目計算如下:醫療費用52166元、死亡賠償金273975元、營養費660元、護理費4665元、住院伙食補助費1100元、交通費500元,共計333066元,由楊文濤賠付交強險限額120000元,剩余的213066元,由楊文濤賠償60%,即127839元,楊文濤應當賠付的費用共計247839元,扣除楊文濤墊付急救費用、押金、車輛施救費、醫療費、護理費共計48057元(695元+45362元+2000元),還應向原告賠償199782元。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第一百一十八條、第一百四十四條,《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十六條第三十五條,《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十一條第二十三條第二十四條第二十五條第二十八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楊文濤在本判決生效后十五日內向原告李雄、李艷、李煥仙賠償經濟損失199782元。

二、原告李雄、李艷、李煥仙的其他訴訟請求,本院不予支持。

案件受理費減半收取2395元,由原告李雄、李艷、李煥仙承擔338元,被告楊文濤承擔2057元。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15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云南省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

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雙方當事人均服判的,本判決即發生法律效力。若負有義務的當事人不自動履行本判決,享有權利的當事人可在本判決規定履行期限屆滿后法律規定的期限內向本院申請強制執行,申請強制執行的期限為兩年。

審判員:普熙二0一三年九月十一日書記員:牟志濤
哪个app可以买LOL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