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成功案例 >> 經濟合同糾紛 >> 買賣合同
買賣合同
買賣合同糾紛案
時間:2013-05-16來源:本站原創瀏覽次數:2640

                                            XXYN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李CP等人

                                             買賣合同糾紛案

——如何正確把握合同中的適格主體


一、基本情況

原告馬XX和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李CP、李ZH、李ZS、2010年1月15日簽訂購買建筑裝飾材料合同,合同中約定了建材的單價,具體數量以實際驗收數量為準。原告于當年3月10日至2011年3月2日陸續將總價值1199364.65元建材送至被告處,由被告材料員李ZH、李ZS分別驗收簽字確認。被告只支付了800000元貨款給原告馬XX,余款拖欠未付,雙方協商無果,原告馬XX向TH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TH區人民法院于2011年5月30日受理后,于2011年11月22日,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馬XX,委托代理人張XX、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段XX、被告李CP、的委托代理人段XX到庭參加了訴訟,被告李ZS、被告李ZH經法院送達起訴狀副本及開庭傳票未到庭應訴。

二、訴訟請求

原告馬XX訴稱:2010年1月15日與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李CP、李ZH、李ZS簽訂《建筑裝飾材料合同》購買合同,合同中約定了建材的單價,具體數量以實際驗收數量為準。原告于當年3月10日至2011年3月2日陸續將總價值1199364.65元建材送至被告處,由被告材料員李ZH、李ZS分別驗收簽字確認。被告只支付了800000元貨款給原告馬XX,余款拖欠未付,原告多次索要貨款,被告均以各種理由不予付款。為了保護原告的合法權益,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民法通則》、《民事訴訟法》等法律規定,訴至法院,請求判令:請求法院判令四被告:1、連帶償還原告貨款399364.65元;2、承擔本案訴訟費、保全費、交通費、食宿費、鑒定費。

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被告李CP答辯稱:首先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并非本案適格主體,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提交的《建材購銷合同》并沒有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公章,相應責任應由被告李CP承擔,但現在工程還未結算,拖欠的貨款尚未確定。其次雙方約定的付款時間尚未屆至,原告訴請的貨款并不能全部予以支持。第三,原告在供貨過程中貨物錯發,影響了被告的工程進度。第四、被告李CP已支付原告900000元并非原告所稱800000元。第五、原告訴請的交通費、食宿費不是必要的費用,不應由被告承擔。綜上,請求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被告李ZS、被告李ZH未進行答辯。

原告就其訴訟請求向法院提交了下列證據:

    1、《建材購銷合同》一份、報價單二份。證明原、被告

間建立起合法的購銷合同關系。

    2、SL縣彝族第一村房建二標材料驗收結算清單5份,具體明細為:2011年1月27日有被告李ZS簽字字樣的數量清單憑證一份、2011年1月27日有被告李ZS簽字字樣數量價格貨款額為697054. 44元憑證一份、數量價格貨款額為160537元憑證一份、有被告李ZH簽字字樣數量價格貨款額為341200. 71元憑證一份、有被告李ZH簽字字樣數量價格貨款額為572. 50元憑證一份,上述載有貨款金額的結算清單價款總額為1199364, 65元。證明原、被告建立購銷合同關系,原告向被告供貨的總價款為1199364. 65元,經被告材料員李ZS在2011年1月27日有其簽字字樣數量價格貨款額為 697054. 44元憑證上簽字確認尚欠尾款399364. 65元。

    3、中國JS銀行進賬單五份、FT銀行進賬單一份。證明被告已實際支付貨款800000元。

    4.SL縣勞動監察外出檢查登記表一份、欠條一份。證明被告李ZH是被告李CP的員工。

    5.查檔費發票一份、汽油費、過路費票據若干。證明原告為此次訴訟支出上述費用的具體金額。

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被告李CP發表以下質證意見:對證據1僅認可與其所持有的《建材購銷合同》內容相一致的部分,并稱其所持有的《建材購銷合同》并沒有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印章。對于二份報價單不予認可。對證據2不予認可,二被告認為被告李ZH的個人簽字與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被告李CP沒有關系。對證據3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被告李CP對上述證據無異議。對證據4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被告李CP對其真實性不認可。對證據5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被告李CP不予認可。

  李CP向法院提交下列證據:

1、《建材購銷合同》一份。證明原、被告雙方權利義務關系。   

2、收條及說明、收款收據共七份。證明原告已收到貨款900000元的事實。

3.報價單二份。證明原、被告就購銷貨物約定的產品,原告實際供貨與該報價單大部分不相符。  

 4、YN省產品質量監督檢驗研究院檢驗報告二份。證明原告所供產品為不合格產品。

    5、建設方及監理方公告一份、維修檢修登記表六份、維修情況說明二份。證明建材出現質量問題由被告方負責,被告產生了相關的維修費用,原告在合同履行過程中未按合同約定發貨的相關情況。   

  原告馬XX發表以下質證意見:對證據1僅認可與其所持有的《建材購銷合同》內容相一致的部分。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對該證據無異議。對證據2原告對上述證據無異議。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對該證據無異議。對證據3原告對上述證據真實性無異議,但不認可被告李CP所證明的內容。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對該證據無異議。對證據4原告對該證據真買性無異議,對其關聯性不認可,原告認為被告送檢的貨物并非原告提供的貨物。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對該證據無異議。對證據5原告對上述證據不予認可。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對該證據無異議。

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被告李ZS、被告李ZH未向法院提交證據。

綜合原、被告以上舉證、質證意見,法院認為:被告李ZS、被告李ZH經法院依法送達起訴狀副本及開庭傳票無故未到庭參加訴訟,視為放棄對原告、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被告李CP提交的證據進行質證和提交反駁原告、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被告李CP證據的權利。對原告提交的證據1的《建材購銷合同》與被告李CP提交的證據1《建材購銷合同》相一致的部分法院予以確認。原告提交的報價單與被告李CP提供的證據3報價單法院僅對相一致的部分予以采信,但該證據與本案沒有直接關聯性。原告提交的證據2中四份數量價格憑證貨款總額為1199364. 65元(其中二份具有被告李ZH簽字字樣),上述證據與2011年1月27日有被告李ZS簽字字樣數量價格貨款額為697054. 44元的憑證中被告李ZS書寫的“四張共計人民幣1199364. 65元”價款相吻合,基于此,對于證據2的真實性、關聯性法院予以確認。證據3經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被告李CP質證無異議,法院予以確認。證據4來源于SL縣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SL縣勞動監察外出檢查登記表中被檢查單位一欄為SL彝族第一村二標段,被檢查單位負責人簽名一欄簽有被告李CP姓名,該登記表反映了因SL彝族第一村二標段包工頭廖XX拖欠工人工資的情況,同時,結合案外人廖XX出具的欠條能夠推斷出被告李ZH系SL彝族第一村二標段項目的工作人員,據此,對原告提交的證據4法院予以確認。原告提交的證據4與證據2結合在一起,能夠推斷出被告李ZS系SL縣彝族第一村二標段項目的工作人員。證據5雖是證據原件,但與本案的處理不具有關聯性,故在本案中不作確認。被告李CP提交的證據2中三份收條及說明并結合原告提交的證據3經原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被告李CP質證無異議,并結合庭審中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自認證據2的案涉900000元系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支付原告的供貨貨款,且原告的供貨用于SL彝族第一村二標段項目工程,上述證據共同能夠證明原告累計收到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貨款900000元,SL彝族第一村二標工程項目部系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內設部門,綜上,對證據2法院予以確認。證據4中送檢產品與原告提供被告的產品并不一致,該證據與本案的處理沒有直接關聯性,法院不作確認。證據5與本案的處理沒有直接關聯性,法院在本案中也不作確認。

三、主要問題

本案的爭議焦點在于:本案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李CP、李ZS、李ZH誰才是本案的適格主體?原告的各項訴訟請求是否有事實和法律依據?

四、審理與裁判

(一)一審的審理與裁判

經TH區人民法院院審理,對本案法律事實確認如下:SL彝族第一村二標工程項目部系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內設部門,被告李CP系SL彝族第一村二標工程項目部負責人,被告李ZS、被告李ZH系SL彝族第一村二標工程項目部工作人員。被告李CP為以上工程項目與原告簽訂了《建材購銷合同》,合同約定原告為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SL彝族第一村二標工程項目部”提供建材貨款總金額以實際量為準,交貨地點為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內設的SL彝族第一村二標工程項目部指定地點,交貨方式為以現場驗收數量為準;貨款支付方式采取分次支付方式,具體為:第一次付款時間為下單供貨產品金額的40%,第二次付款時間為貨到現場驗收后支付到貨款總額的80%;第三次付款時間為竣工驗收結算單認可后付到供貨產品總額的98%;尾款待竣工驗收后1年內支付完畢。(2011127,被告ZS、在數量價格貨款額為697054. 44元的驗收結算清單上載明“單據五張,其中一張為數量憑證,四張為數量及金額憑證,四張共計人民幣1199364. 65元,前期付款人民幣80萬元,尾款399364. 65元(人民幣)未付”字樣。)另查明,原告庭審中提供的證據2組中的2011年1月27日有被告李ZS簽字字樣數量價格貨款額為697054. 44元憑證、數量價格貨款額為160537元憑證、有被告李ZH簽字字樣數量價格貨款額為341200. 71元憑證、有被告李ZH簽字字樣數量價格貨款額為572. 50元憑證,上述四份載有貨款金額的結算清單價款總額為1199364. 65元。庭審中,原告認可已總計收到被告支付的貨款900000元,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認可該900000元是用于SL彝族第一村二標工程中支付原告所供貨物的款項。

    TH區人民法院院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四十三條“企業法人對它的法定代表人和其他工作人員的經營活動,承擔民事責任。”的規定,結合本案查明的事實,被告李CP系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下設項目部的負責人,其對外簽訂履行《建材購銷合同》系從事與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經營活動有關的職務行為,其行為的后果應由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承擔,而被告李ZS系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內設SL彝族第一村二標工程項目部工作人員,其書寫的“單據五張,其中一張為數量憑證,四張為數量及金額憑證,四張共計人民幣1199364. 65元,前期付款人民幣80萬元,尾款399364. 65元(人民幣)未付”字樣應認定為是被告李ZS代表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從事的職務經營活動行為,最終的責任承擔主體仍為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庭審中,原告認可已收到被告支付的貨款900000元,從貨款總額1199364. 65元扣除被告已支付的900000元,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還應支付原告貨款299364. 65元。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有責任提供證據。”以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或者反駁對方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有責任提供證據加以證明。沒有證據或者證據不足以證明當事人的事實主張的,由負有舉證責任的當事人承擔不利后果。”及第五條“在合同糾紛案件中,主張合同關系成立并生效的一方當事人對合同訂立和生效的事實承擔舉證責任;主張合同關系變更、解除、終止、撤銷的一方當事人對引起合同關系變動的事實承擔舉證責任。對合同是否履行發生爭議的,由負有履行義務的當事人承擔舉證責任,”之規定,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作為履行支付貨款義務的一方應承擔舉證不能的不利訴訟后果。據此,對于原告在扣除已供貨物價款900000元要求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支付剩余貨款的訴訟請求卒院予以支持。本案中,被告李CP系SL彝族第一村二標工程項目部負責人,被告李ZD、被告李ZH系SL彝族第一村二標工程項目部工作人員。SL彝族第一村二標三程項目部系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內設部門其不具備獨立的法人資格,其對外承擔責任的主體應為本案的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據此,上述三被告所從事的職務經營活動行為后果也應歸屬于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對于原告要求被告李CP、被告李ZS、被告李ZH承擔連帶支付貨款的訴訟請求法院不予支持。

庭審中,就被告辯稱的關于付款時間尚未屆至,被告不應支付剩余貨款的辯解,法院認為,根據原、被告一致認可的原告現已收到900000元貨款,該貨款900000元占貨款總額1199364. 65元的比例約為75%,根據《建材購銷合同》中確定的第二次付款時間成就條件為貨到現場驗收后支付到貨款總額的80%,現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內設項目部工作人員李ZS已確認原告供貨的貨款總額為1199364. 65元,尚欠尾款399364. 65元未付,同時,根據《建材購銷合同》約定的建材貨款總金額以實際量為準、交貨地點為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指定地點、交貨方式為以現場驗收數量為準等信息;可以推測原告已向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提供了價值1199364. 65元的貨物,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已現場驗收了上述貨物。據此,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第二次付款條件已成就,應按《建材購銷合同》的約定按時支付貨款,至于原、被告爭議較大的第三次付款時間,合同約定其成就條件為竣工驗收結算單認可后付到供貨產品總額的98%:尾款待竣工驗收后1年內支付完畢。法院認為,原、被告約定的“竣工驗收結算單認可后”的“竣工”的對象指代不明,“認可”的主體也不明確,據此,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六十一條“買受人應當按照約定的時間支付價款。對支付時間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條的規定仍不能確定的,買受人應當在收到標的物或者提取標的物單證的同時支付。”的規定,在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已收到原告提供的價值1199364. 65元的貨物而支付尾款的時間約定不明的情況下,原告有權要求被告支付剩余的未付貨款,據此,對于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辯稱的付款時間不成就不予支付剩余貨款的觀點法院不予采納。據此,扣減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已支付原告的貨款900000元,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還應支付原告剩余貨款299364 65元。至于原告主張的交通費260元,因《建材購銷合同》對該項費用如何承擔并未明確約定,且原告并未舉證證明交通費的產生與被告拒付貨款的違約行為間存在因果關系,而被告庭審中也表示不愿意承擔該費用,據此,對于原告要求被告承擔交通費260元的訴訟請求法院不予支持。

    綜上,被告李ZS、被告李ZH雖經法院送達起訴狀副本及開庭傳票后缺席未到庭參加訴訟,但鑒于本案事實清楚、證據充分,依法可作缺席判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四十三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六十一條、第一百三十條、第一百五十九條、第一百六十一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百三十條之規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第五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由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于判決生效后十日內支付原告馬XX貨款299364. 65元;

    二、駁回原馬XX要求被告李CP、被告李ZS、被告李ZH連帶支上述貨款299364. 65元的訴訟請求。

    三、駁回原告馬XX的其他訴訟請求。

    如果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九條之規定,加倍支付原告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案件受理費7291元(原告已預交),由原告承擔1891元,

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承擔5400元,保全費2020元由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承擔,被告承擔的案件受理費、保全費于付款時一并支付給原告。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曰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交副本,上訴于YN省KL市中級人民法院。

    雙方當事人均服判的,本判決即發生法律效力。若負有義務的當事人不自動履行本判決,享有權利的當事人可在本判決規定履行期限屆滿后法律規定的期限內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申請執行的期間為二年。

(二)二審的審理與裁判

上訴人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因與被上訴人馬XX,原審被告李CP、李ZS、李ZH買賣合同糾紛一案,不服TH區人民法院( 2011)T法民初字第1941號民事判決,向YN省KL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YN省KL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2年6月11日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對本案進行了審理,上訴人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段XX(特別授權代理)、被告李CP,被上訴人馬XX,委托代理人張XX(特別授權代理)到庭參加了訴訟,被告李ZS、被告李ZH經法院送達起訴狀副本及開庭傳票未到庭應訴。

上訴人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不服,向法院提起上訴,請求:撤銷原判;駁回被上訴人馬XX的全部訴訟請求;一、二審訴訟費用由被上訴人承擔。其上訴的主要事實和理由為:李ZS簽字確認的貨款額為697054. 44元的結算清單下方的“單據五張,其中一張為數量憑證,四張為數量及金額憑證,四張共計人民幣1199364.65元,前期付款人民幣80萬元,尾款399364. 65元(人民幣)未付并非李ZS所寫,是事后補上去的;李ZH、李ZS不是SL彝族第一村二標段項目部的工作人員;SL彝族第一村二標段工程項目部不是上訴人的內設部門,李CP是實際施工人,其是借用上訴人的賬戶使用;《建材購銷合同》的購買人為李CP,上訴人不是合同的相對人,不應承擔相關責任;《建材購銷合同》約定的竣工驗收的主體是明確的,為發包方和監理方,按合同的約定,本案上訴人主張的第三筆及尾款的付款條件未成就。

    被上訴人馬XX答辯稱:上訴人主張結算單下方的文字不是李ZS書寫沒有科學依據;上訴人提交的證據已經可以認定李ZS為SL

彝族第一村二標段項目的工作人員,被上訴人認為李ZH不是其工作

人員,卻未提交證據證實;《建材購銷合同》有上訴人的印章,并且

在一審時上訴人未對李CP陳述其是上訴人的工作人員的事情進行否認,上訴人是實際履行合同的主體,故其應作為合同的相對方承擔

相應的責任;《建材購銷合同》約定的“竣工驗收指代不明,”原審法院適用法律無誤,請求駁回上訴。

    原審被告李CP答辯稱其為上訴人的工作人員,因為上訴人上訴

了,所以自己沒有上訴。

    原審被告李ZS、李ZH未出庭陳述答辯意見。

二審審理中,針對原審判決確認的事實,上訴人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提出:

一、SL彝族第一村二標工程項目部不是上訴人的內設部門,李CP不是項目部負責人;二、李ZS、李ZH不是此項目部的工作人員;

三、2011年1月27日的結算單左下方書寫內容不是李ZS書寫,結

算單據上李ZS與李ZH的簽名系偽造;四、上訴人支付的900000元

是代李CP支付。除此之外,其它原審確認的事實雙方當事人均無異

議,法院予以確認。

    針對本案爭議的案件事實一,上訴人提出SL彝族第一村二標工

程項目部不是上訴人的內設部門,李CP不是項目部負責人,但并未

提交證據充分證明,而被上訴人提交的建材購銷合同,在乙方SL彝

族第一村二標工程項目部簽章處有上訴人的印章和李CP的簽字,故

對上訴人的此項爭議不予確認;爭議的案件事實二,上訴人未提交證

據證實,原審被告李CP在審理時自認李ZS是其父親,其工作為看

管、收取工地上的材料,故對上訴人提出的李ZS不是工地工作人員

的異議不予確認,一審時被上訴人提交的SL縣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

局蓋章確認的勞動監察外出檢查登記表和欠條可以相互印證李ZH為SL彝族第一村二標工程的工作人員,故對此項爭議不予確認;爭議事實三,上訴入主張2011年1月27日的結算單左下方書寫內容不是李ZS書寫,被上訴人認可此部分是其本人書寫,法院對此予以確認;爭議事實四,上訴人未提交證明證實90000元的款項是其代李CP支付,李CP認為其是上訴人的員工,故法院對此不予確認。另,在二審審理中,法庭組織被上訴人與原審被告李CP就貨款進行對賬,雙方經仔細核算認可李ZS簽字確認的貨款總額為854421. 44元。

    歸納訴辯雙方的主張,本案的爭議焦點是:上訴人是否應當支付

貨款?支付多少?

    法院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三十條“買賣合同

是出賣人轉移標的物的所有權于買受人,買受人支付價款的合同。”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四十三條“企業法人對它的法定代表

人和其他工作人員的經營活動,承擔民事責任。”本案中,原審被告

李CP作為上訴人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員與被上訴人馬XX簽訂《建材購銷合同》,并且在合同的購貨方處加蓋上訴人的公章,可以認定上訴人為此合同的相對人,合同成立生效后,被上訴人已交付了約定的貨物,上訴人應按約支付貨款。《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零八條,當事人一方明確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為表明不履行合同義務的,對方可以在履行期限屆滿之前要求其承擔違約責任。本案中,被上訴入主張上訴人支付貸款,上訴人抗辯第三筆款項應在竣工驗收后支付,尾款在工地竣工后一年內結清,付款條件未成就。二審審理中,上訴人與原審被告李CP均認可現在工程已經竣工驗收,按照雙方購銷合同的約定應支付第三筆款項,至于尾款的問題,此案至二審審理時上訴人尚未支付完第二筆與第三筆款項,其行為已經構成違約,被上訴人可以要求上訴人支付尚未到期的尾款。被上訴人提交的結算清單中李ZH簽字確認的貨款為341773.21元,二審中經對賬后確認李ZS簽字確認的貨款為854421. 44元,兩項合計為1196194. 65元,因被上訴人認可已支付9 00000元,故上訴人還應支付被上訴人貨款296194.65元。據此,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三項及《訴訟費用交納辦法》第二十九條、第三十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撤銷TH山區人民法院( 2011)T法民初字第1941號民事判決;

    二、上訴人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

十日內向被上訴人馬XX支付貨款人民幣296194. 65元;

    三、駁回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其它上訴請求;

    四、駁回被上訴人馬XX的其他訴訟請求。

    一、二審訴訟費共計人民幣14582元,由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負擔12000元,由被上訴人馬XX負擔2582元,保全費人

民幣2 020元由上訴人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申請執行的期間為二年。申請執行時效的中止、中斷,適用法律

有關訴訟時效中止、中斷的規定。前款規定的期間,從法律文書規定

履行期間的最后一日起計算;法律文書規定分期履行的,從規定的每

次履行期間的最后一日起計算;法律文書未規定履行期間的,從法律

文書生效之日起計算。

    被執行人未按判決、裁定和其他法律文書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

錢義務的,應當加倍支付遲廷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被執行人未按判決、裁定和其他法律文書指定的期間履行其他義務的,應當支付遲延

履行金。

五、案例評析

契約是當事人間的法律。

——法諺

 

(一)本案的法律分析

合同是平等主體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組織之間設立、變更、終止民事權利義務關系的協議,應用非常廣泛。由于合同主體相互之間平等,致使有的當事人在簽訂合同時不愿或疏于審查對方當事人的真實身份,一旦發生糾紛可能會因不知被告真實身份而無法起訴或者導致整個訴訟的失敗,在本案中,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被告李CP辯稱:一、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并非本案適格主體,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提交的《建材購銷合同》并沒有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公章,相應責任應由被告李CP承擔。因為在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提供的《建材購銷合同》上沒有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印章,而只有被告李CP簽字。如果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被告李CP的抗辯理由成立,那么該案件的適格主體(被告)則應該是被告李CP。在此被告方有不可解釋的矛盾:1、《建材購銷合同》由被告李CP提供,在原、被告雙方質證時候,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對該證據無異議。2、合同作為當事人雙方合意意志的體現,合同文本應當是各當事人各執一份,且具有同等的法律效力的,為何在本案中作為買方的合同上卻缺少了買方的印章? 在此,不能排除買方主觀惡意的行為。

二、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被告李CP辯稱:現在工程還未結算,拖欠的貨款尚未確定,雙方約定的付款時間尚未屆至,原告訴請的貨款并不能全部予以支持。在此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被告李CP故意混淆了買賣合同和建筑施工合同的概念,意圖將支付貨款的條件確定為:需要建筑工程竣工后支付。但原、被告雙方在《建材購銷合同》中明確約定著交易金額、支付方式和貨物驗收的方式,被告卻以“工程竣工驗收”為標準,拒絕支付剩余款項。即使該抗辯理由成立,也只是在支付款項按照雙方合同的約定扣除部分的尾款,而非不予支付貨款。

三,原告在供貨過程中貨物錯發,影響了被告的工程進度。如果確實是原告的原因導致了被告的工程進度,導致被告的損失,構成的是另一法律關系也,被告可以通過正常的法律途徑向原告追償其損失。而不構成不予支付貨款的法律理由。

第四、被告李CP已支付原告900000元并非原告所稱800000元。

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卻認為是被告李CP支付的貨款,在此,無論支付金額大小,都是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通過銀行進行轉賬完成的,而在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提起上訴中卻又稱SL彝族第一村二標段工程項目部不是上訴人的內設部門,李CP是實際施工人,其是借用上訴人的賬戶使用;《建材購銷合同》的購買人為李CP,上訴人不是合同的相對人。用公司的賬戶向其賣方支付貨物款項,卻又稱是借給他人賬戶使用,作為正常的企業法人應該知道其行為的法律責任和法律后果。

同時,在一審對原告提交的證據2,在該證據中同時有被告李ZS、被告李ZH的簽字。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被告李CP在一審中都不予認可,但在二審中被告李CP又認可了李ZS是其父親的關系,李ZS為其看管、收取工地上的材料。在證據2中出現的被告李ZH簽字也不認可,原告提交的證據4被告也不予認可,但是在證據4上卻有著被告李CP的簽字,該簽字證明被告李ZH為被告李CP的工作。通過上述兩點不難看出,被告方在一審、二審中自相矛盾的抗辯理由和對案件證據事實的不予認可。一旦原告的證據不能形成完整的證據鏈條,那么被告方完全可以否認收到貨物的事實,而將其收貨的責任推諉給被告李ZS、被告李ZH。被告李ZS、被告李ZH在實際中已經很難找到并起訴他們,即使起訴后獲得了勝訴判決,也很難確認執行獲得成功,最終將導致原告方的合法權益受到不可估量的損失。

如果被告的上述抗辯理由成立,那么作為原告方要么被駁回起訴或者由被告李CP承擔相應的合同責任,無論是那一種情形的出現原告方的合法權益將很難獲得保障,原告為了保障其合法權益,依法申請對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進行了財產保全,凍結了其銀行賬戶上的與訴訟請求相等的資金。

在此,確認合同主體就成為本案判決的關鍵所在,一審、二審法院根據事實證據最終確定本案的適格被告為被告YN省LH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并依法判決。最終當事人各方接受終審判決,并已經實際履行完畢。

(二)如何正確把握合同中的適格主體

合同關系的主體,又稱為合同當事人,包括債權人和債務人。債權人有權請求債務人依據法律和合同的規定履行義務;而債務人則依據法律和合同負有實施一定的行為的義務。當然,債權人與債務人的地位是相對的。在某些合同關系中,由于一方當事人只享受權利,而另一方當事人僅負有義務,所以債權人與債務人是容易確立定的。但在另一些合同關系中,當事人雙方互為權利義務,即一方享受的權利是另一方所應盡的義務,另一方承擔的義務則是一方所享受的權利,因此,雙方互為債權人和債務人。

如前所述,合同關系的主體都是特定的。正是從這個意義上,合同債權又被稱為相對權。主體的特定化是合同關系與物權關系、人身權關系、知識產權關系等的重要區別。正如王澤鑒先生所指出的:“債權人得向債務人請求給付,債務之給付義務及債權人之權利,乃同一法律上給付關系之兩面。此種僅特定債權人得向特定義務人請求給付之法律關系,學說上稱為債權之相對性,與物權所具有得對抗一切不特定之絕對性不同。”②

在我國,《民法通則》第84條規定:“債是按照合同約定或依照法律的規定,在當事人之間產生的特定的權利義務關系。”《合同法》第二條規定“本法所稱合同是平等主體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組織之間設立、變更、終止民事權利義務關系的協議”,第8條規定:“依法成立的合同對當事人具有法律約束力,”同時,該法第121條規定:“當事人一方因第三人的原因造成違約的,應當向對方承擔違約責任。當事人一方和第三人之間的糾紛,依照法律規定或者按照約定解決。”

在簽訂合同的當事人之間沒有特殊約定,一般自然人只需要在合同上簽名、法人等只需要在合同上蓋章即可生效。這種看似簡單的方式實際為他人利用虛假信息簽訂合同埋下了風險,即使當事人因對方欺詐行為可視具體情況追究其相應的民事或刑事責任,但延誤的時間或造成的損失等卻不能及時彌補,甚至可能因此而喪失盈利和商業機會。因此在簽訂合同時審核對方當事人的真實身份,把握合同的正確主體,不但有利于合同的履行,而且能夠防范相關法律風險。

對于合同主體是自然人的情況,可以要求其提供相應的個人身份信息,如姓名、身份證號、詳細地址等,最好能夠留存對方身份證復印件,即使將來發生合同糾紛要通過訴訟解決,也能夠準確提供被告信息以便立案。無論對方是真實身份信息,還是偽造、變造身份信息,目前均可以通過相關方式查詢核實其真實性,例如通過相關網站、電話等方式都可以查詢。確認對方身份真實性和可信度,有利于降低合同風險。但是應當注意,要求對方提供相應的身份信息時不應侵犯對方隱私權,保障自身合法權利的同時還要保障對方的合法權利。

對于合同主體是法人或其他組織的情況,同樣應當審查其身份的真實性。在簽訂合同時,當事人可登陸對方當事人當地工商部門網站,輸入合同相對方的名稱以查詢該企業是否存在、是否年檢等現行狀態,也可委托律師到當地工商部門查詢并調取書面的工商資料,以查詢對方身份的真實性。對于重要合同建議要求對方出具加蓋公章的營業執照復印件留存。對于經法人等授權簽訂合同的自然人,則應當要求其留存合同相對方加蓋公章(或簽名)授權其代理簽定合同行為的授權委托書和相應的個人信息,防止出現糾紛時合同相對方否認其授權而可能只能追究個人責任的情況。通過查詢,能夠確定法人等真實身份,能夠有效的防止利用雕刻虛假公章以不存在的法人或其他組織的名義簽訂合同的行為,防止單位或個人受到損失。

真實、高效的合同能夠給合同當事人帶來更多的收益,在與他人簽訂合同時,應當注意核實對方身份的真實性,不但可以降低合同風險,而且在將來發生糾紛時,能夠及時、準確的查明被告身份以便向法院起訴,更為迅捷的解決糾紛,維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

 

注釋:

①張曉秦、劉玉民主編:《法律智慧的火花》,中國民主法制出版社2010年版,第214頁。

②王澤鑒著《民法學說與判例研究》(第四冊),臺北,1991年版,第103頁。

 

 

哪个app可以买LOL比赛